您當前的位置 : 根目錄  >  新聞中心  >  國內新聞

試點0-3歲公益性托育機構建設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    2020-01-14 09:47  來源:新京報  編輯:王心如 黃遠林   
字體:【

  原標題:政協委員關注“幼有所育”“老有所養”,建議試點子女護理假制度

  試點0-3歲公益性托育機構建設

  1月12日,政協工會界別委員們在小組會間歇期間,針對二孩時代如何解決職業女性的后顧之憂問題展開討論。

  2019年6月15日,豐臺婦幼保健院,新手爸爸參加育兒培訓活動。

  2019年12月5日,朝陽一家養老機構,年逾八旬的老人們相互切磋繪畫技藝。

  “一老一小”問題是最大的民生,是每個家庭都會遇到的難題。普惠性幼兒園和養老院都存在“一位難求”或“一床難求”。女性就業難、托幼班缺乏、祖輩被迫帶娃等現實問題,使年輕夫妻想生“二孩”而不敢生;空巢老人多、獨生子女照料老人難、養老驛站虧損等問題影響著老年人的生活質量。如何建立和完善相關政策、加強監管,進一步織密育幼養老服務網,讓孩子健康成長、老人安享晚年?在北京市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上,這個問題成為不少委員關注的焦點。他們從托幼、女性職業保障、男性陪產假等角度“支招”二胎時代“幼有所育”,從細化政策精準助老、試點“子女護理假”、財政補貼養老服務等方面“支招”保障“老有所養”。

  幼有所育

   “二孩”不敢生

  政協委員調研后發現:“無人照料”成主因

  “自從二孩政策開放以來,本以為出生率會有很大的提高,但是三年來出生率并沒有提高。”經濟界別委員耿曉冬表示。

  為什么年輕人想生不敢生?耿曉冬調研后發現,現在的年輕人都是社會主力軍,是各個崗位的中堅力量。“一個小孩就把他們拖得筋疲力盡了,如果再生一個小孩,雙方父母也都給拖進去了,想生而不敢生。”

  記者了解到,2017年北京市總工會選取16家具有代表性的單位開展了專題調研。面對新的生育政策,青年職工生育“二孩”意愿并不強烈。65.3%的明顯傾向只要一個孩子;打算生育兩個以上孩子的僅占20%。

  調研結果顯示,制約生二胎的因素中,選擇“孩子無人照料”的達63.1%;“經濟負擔重”的比例為54%;因擔心“生育影響職業發展”的占比為24.32%。

  孩子無人照料

  建議試點0-3歲公益性托育機構建設

  “要不要孩子?”“要了孩子怎么養?”是困擾想要二胎人群的重要民生問題。對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也是呼聲非常高的百姓需求。

  婦聯界別委員徐凡表示,對于0-3歲嬰幼兒來說,家無疑是他們成長最適合的港灣。社區是家庭能夠獲得養育支持最方便的場所。截至2018年,全市建成的家長學校和兒童之家不少于7200所,總覆蓋率近90%。

  但她提到,北京市社區(村)家長學校和兒童之家的建設和服務存在缺乏建設和服務標準、專業課程和師資缺乏等問題。

  徐凡建議,在基層社區建立0-3歲家庭養育指導服務站點,方便廣大家庭獲取0-3歲嬰幼兒的養育和照護服務信息,幫助家庭解決“如何”照護問題。

  市政協委員蔡瑩媛回憶,幾十年前,不少單位有針對3歲以下孩子的托育所。“目前,幼兒園接收的是3-6歲的兒童,可以在公立幼兒園中增設‘前段’,專門看護半歲至3歲的兒童。”她建議,鼓勵有條件的政府機關和企業自己辦托兒班。

  這與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界別委員許艷麗的提案不謀而合,許艷麗認為,可以利用提升3-6歲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之機,探索發展幼兒園同步開設公益性親子園體制,鼓勵公辦幼兒園,特別是基礎條件較好、學前教育資源相對充裕的幼兒園,適度增設班額,增加容納量,招收2-3歲幼兒。

  她建議,可以在條件較好的社區、生育意愿較強的地區、需要政府特別照顧的社區(公租房社區)開展0-3歲公益性托育機構建設試點,著力發展質優價廉、中低收入家庭負擔得起的公共托育服務。

  家庭責任不平衡

  建議丈夫陪產假延至30天,工資納入生育保險基金支付

  “經濟負擔重是生育意愿低的一個原因。”工會界別委員、通州區總工會副主席徐淑蘭舉例說,二胎家庭往往需要雇兩個保姆,一個做飯、一個看更小的孩子,每月花銷就要一萬多。等兩個孩子都上了幼兒園,每月又要花8000元左右。“全加起來,光兩個孩子就要花兩萬,幾乎是年輕父母的月收入。”

  目前丈夫僅15天陪護假,徐淑蘭認為,這不足以分擔照顧家庭職責,也降低了年輕夫婦的生育意愿。

  工會界別提交了界別提案。提案稱,國外一些國家育兒假各不相同,比如挪威產假稱為“育兒假”,夫婦加起來可休47周全薪育兒假,其中父親必休12周。

  目前,河南、寧夏、江蘇等地相繼出臺延長男性“陪產假”、增加“育兒假”等規定。其中江蘇規定,女方產假期間,男方享受十五天護理假和不少于十五天的共同育兒假。

  工會界別此次提案建議,北京市將配偶15天陪產假延長至30天;不滿三周歲子女的父母每年各享受10天“育兒假”。實現工作與家庭責任平衡及家庭責任性別平衡。

  現實中,男性陪產假落實也存在掣肘因素。

  民進界別委員鄭華軍表示,男職工陪產假是法定假期,因此男職工有權獲得社會保險保障。但目前,男職工所享受的生育待遇只限定在報銷計劃生育的手術醫療費用方面。

  “男職工陪產假工資未列入生育保險基金支付范圍,男職工所享有的生育待遇也是不完整的。”鄭華軍說。他建議,將男職工陪產假期間的工資納入生育保險基金支付范圍。

  女性發展受影響

  建議規定“保留崗位”,給予用人單位政策性補貼

  二胎時代,女性面臨著更大職業挑戰。工會界別委員、首都師范大學工會常務副主席于麗萍說,生育二孩增加了女性“職業發展中斷”的風險。部分用人單位出于成本控制,在招錄中歧視女性。

  “目前生育二孩的女性大多三十多歲,在工作單位已經有了一定基礎和職位。但有一些女性反映,生完孩子返回公司后,職位并沒有被保留。”

  她認為,相關規定應明確要求企業保留崗位,“養育二孩本身就需要更多錢,不能讓女性生完孩子就失業。”

  “女性休產假,企業需要找人替工,也不能讓企業損失太多,政府可以給有生育二孩企業補貼或采取減稅措施。”于麗萍說。

  婦聯界別委員常紅巖也強調,家庭和社會應共同承擔女性生育成本,而不能讓女性單獨承擔生育帶來的時間和經濟成本。

  工會界別提案建議,政府可以通過給用人單位政策性補貼彌補用人單位工資損失與替工成本,對達到用工性別一定比例的用人單位給予稅收等優惠。

  借鑒國外做法,瑞典規定雇主盡可能對男女平均分配,女性雇員占到40%。韓國通過頒發“男女平等雇傭機會認證標志”,允許在三年內使用該標志,在政府采購時享受加分和行政優惠。

  老有所養

  看護人員不足

  建議推行“時間銀行”,鼓勵活力老人儲存“消費券”

  在養老服務供給端,看護人員隊伍緊缺是一個難題。“養老服務隊伍流動性很大,風險高,勞動強度大,收入低,社會地位低。”民建界別委員陳百靈直陳難點,隨著老齡化加快,勞動力越發不足。

  “應建立機制,組織社區內健康的低齡老人,按照自愿原則,參與照顧高齡老人,既解決服務人員不足問題,也可為老人儲存未來接受免費服務的時間。這是國際上較多的做法。”陳百靈說。

  市政協常委、民進北京市委副主委李昕告訴記者,民進界別提案中也有相關建議:逐步推行“時間銀行”,鼓勵活力老人以當下為老服務積累的“現金值”,作為將來自己享受養老服務的“消費券”。

  醫藥衛生界別委員雍莉建議,應加強護理人員多元化隊伍建設,比如允許醫院建立護理院。“只有專業機構有平臺、有人,現在護理機構仍不成體系。”

  空巢現象突出

  建議細化政策,讓老人感到服務就在身邊

  去年10月,北京市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發布一項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北京市60歲及以上戶籍老年人口已增長至349.1萬人,占戶籍總人口比例首次突破1/4。

  “目前北京市每2.4名勞動力撫養1名老年人,預計2030年將達到重度老齡化社會。”陳百靈列出一組數據。她表示,目前居家養老,如養老服務中心、養老驛站,對家庭養老支撐輻射作用發揮不足,應更全面覆蓋。

  陳百靈建議,針對老人年齡結構、街鄉分布、老齡化特點、未來老齡化預期等有的放矢地開展養老服務工作,做好市級、區級統籌。

  這個建議與民進界別提案不謀而合,李昕表示,應積極運用大數據,把老年人消費習慣、支付水平、家庭和社會支持、信息化能力等重要指標納入調查范圍,作為養老服務體系設計的底數。

  北京老齡化的地區特點在于,純老年人家庭占比高,空巢化現象突出,特殊老年人群體需求突出。

  陳百靈表示,北京純老年人家庭人口數占老年人口總數已達16.6%,空巢化現象突出,特殊老年人群體在生活照顧、巡視探訪、安全救急、心理慰藉等方面需求較高。

  陳百靈建議,進一步擴大普惠性養老服務范圍,將籌建特殊老年人服務協調機制作為積極應對老齡化的一個“突破口”,創新養老服務供給機制,多層次、多渠道滿足不同層次、不同年齡段老年人的多樣化養老服務需求。

  “應該把政策細化,讓每一位老人感到服務就在自己身邊。”陳百靈強調。

  養老驛站虧損嚴重

  建議明確養老服務財政補貼和定價機制

  北京市已經在大力發展社區居家養老,構建了“三邊四級”養老服務體系。政府工作報告在總結工作時指出,北京去年新建街道鄉鎮養老照料中心20家和社區養老服務驛站160家。

  民進北京市委做過一項調查,對北京市區11個街道、37個社區60歲至80歲以上老年人家政、生活照護等5方面20項服務進行數據分析,結果顯示,18%的養老驛站嚴重虧損,40%基本虧損,30%能勉強維持,12%微利。

  李昕告訴記者,90%的社區養老驛站盯著政府補貼開展活動,或者靠增設床位維持運營。“養老驛站依賴政府補貼維持運營,而政府在社區居家養老服務設施建設上的財政補貼存在較大梯度,加劇了社區居家養老機構間的競爭。”

  她表示,現行養老服務財政補貼和定價機制缺少系統長遠的制度安排,該補給誰,補什么項目,補多少,老年人應該付多少錢尚未經過嚴格測算。

  “近期,應盡快開展養老驛站和社區居家養老服務質量和運營效果評估工作,以評估結果把控養老驛站建設速度,避免財政資金使用績效低下。”

  民進界別提案建議,應明確哪些養老服務產品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哪些是市場化個性選擇。厘清政府與市場邊界之后,再對政府埋單的養老服務產品內容、標準、成本進行全面分析,明確定價金額與補貼比例。

  子女照料父母難

  建議試點“子女護理假”制度,減輕經濟壓力

  老年人就醫、護理少不了家庭支撐,“子女護理假”成為不少委員們討論的共同話題。

  目前,超過10個省份通過地方立法建立了獨生子女護理假制度,以緩解獨生子女父母生病住院期間看護難題。休假時長上,各地長短不一。河南、黑龍江、內蒙古是假期“最大方”的省份,獨生子女在父母住院期間最長可休20天假。休假期間福利待遇方面,除湖北、內蒙古外,其余省份均明確規定,獨生子女護理期間工資福利待遇不變,是帶薪休假。

  特邀界別委員、東城區委副書記、區政協主席宋鐵健表示,目前北京還沒有獨生子女護理假相關制度,北京市僅發布了《關于加強老年人照顧服務完善養老體系的實施意見》,提出探索通過地方立法等形式建立家庭護理假制度,支持家庭成員照顧老年人。

  “目前,大多數發達國家都以國家立法的形式為全部或部分員工提供帶薪家庭假期,以便員工在平衡家庭義務與工作需要的同時,免除或減輕經濟上的后顧之憂。”宋鐵健說。

  宋鐵健建議,在北京市研究立法或者出臺相關制度,在政府公務員編制、事業單位編制以及在企業(國有和民營)內開展子女護理假(帶薪家庭假期)。在具體操作落實方面,他認為,試點可先從獨生子女或者非民營企業開始進行。

  來自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界別的委員、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教務處副處長許艷麗建議,精準制定家庭照護者支持政策。“在研究探索護理假制度時,可以轉換思路,由財政發放補貼,針對失能失智老人等給予家庭護理假。”

博黄金城gcgc 微信彩宝 双色球怎样算复式 3d基本走势图 爱彩乐彩安卓版官方下载 辽宁快乐12 新手机号赚钱软件 武林外传游戏好赚钱吗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7m篮球比分网 银河棋牌怎么样 微信公众号不认证能赚钱 上海快三是真的吗 网球比分ad 欧洲即时赔率哪里查 神印王座怎么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人工计划